法甲

暴风雨中的蝴蝶 第二章 要将光暗分开(5)

2020-01-17 01:24: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暴风雨中的蝴蝶 第二章 要将光暗分开(5)

XI

***——***——***——***——***

一六六六年八月八日(MDay+129)傍晚

伦尼·中央第一区

***——***——***——***——***

夜色笼罩了伦尼的中央广场。

在广场边的雕塑旁,负责警戒的士兵们摆开了锅碗,用过了餐,三三两两地坐在油布上休息着。

“连长,我们还要继续执勤下去吗?”

这个连队的指挥官斯帕里少尉斜了那士兵一眼,不耐烦地说:“当然了,小子。上尉阁下还未下令解除警戒,我们就要确保这个区域的安全。”

斯帕里少尉今年四十二岁,因为秃顶,他看起来却像五十多岁。

每个人都说,他看起来不像一个雇佣兵,倒像一个神甫或者学究什么的;但实际上,他只会写自己名字那几个字母,再多一个都不会写了。

二十年来,斯帕里一直在意美亚当雇佣兵领军饷,升不上去,也丢不了那份军饷。

直到两个月前新战争爆发,他抓住机会以三十个金镑的价钱从国民军拿了份训练新兵的合同,才算摸到了军官阶层的边。

上周这个连队的连长在城头争夺战中被流弹击毙,他被正式提拔为国民军少尉接管这个连队。

士兵转过身离开,小声抱怨了一句:“可是上尉一下午都没出现。”

斯帕里少尉听到了这话,也没有训斥他,只是挥挥手让他去休息。

少尉心里也有同样的疑惑,但作为老雇佣兵,他清楚不能在士兵面前表示出自己对长官的怀疑。

他环顾四周,很快就找到了能抱怨的对象。

“加涅尔少尉,你巡逻回来了?外头战况如何,有没有新进展?”

他的同僚、法忒斯人加涅尔少尉年轻英俊,看起来就像姑娘们会追捧的那种青年。

作为联邦士官学校毕业生(预定)第三名,加涅尔少尉还只有十六岁。

他还没拿到毕业证,但在这种时候,他和他的同学们都在被征召之列——考核他们的教官们也都上了战场。

加涅尔望着自己的同僚,露出了一个犹如油画般完美的客套笑容,将局势一一道来:“回来了,还补充了军械,马上分发下去。三墙东侧正面对着一场大攻势,敌军集结了恐怕得有上百门炮和上万部队,麦卡什将军已经把手里的预备队调了一半去二区,随时准备支援。”

作为士官学校的优等生,加涅尔少尉勉强算是有三段魔力,是全师六名中级魔法军官之一,还兼任着一个连长。

四个连队一共有三名初级魔法军官,以及二十四个只能使用魔法物品的魔法战士官,这个数量不到标准自由军编制的三分之一,现在都受他的指挥。

“我们要去支援吗?部队在这儿呆了一下午,都快发霉了。”斯帕里少尉搓着手说,“我说,天都黑了,那个带卓越章的小子不会逃了吧?他是个伦尼人,没准早就逃出城了。”

“应该不会逃走,没准是在哪儿睡着了吧。我听过关于上尉的一些传闻。他是个很走运的人,不管在什么危急情况下都能逃得性命。所以,上头为了振奋士气,才把他塑造成了自由军的英雄,毕竟英雄被击毙是件很尴尬的事情。”加涅尔少尉环顾四周,压低了声音,“而且,他还是西方总军的,新元帅的军队。元帅刚刚上任,总部也算是抓紧时间拍个马屁。咱们跟着他,没准还有功劳可捞呢,还是小声点儿吧。”

斯帕里不屑地

“呸”了一声:“功劳。功劳都在东边爬墙呢,我们却要在这个中央广场上耐心等着命令……那些功劳真的会直接送到我们眼前来?”

加涅尔耸了耸肩:“至少我们现在还是安全的。照我看,东三墙马上就要变成一座血肉磨坊了。”

两个军官百无聊地找了块油布,坐了下来。

另外一个连队出发了,去接替加涅尔连的巡逻工作;属于第三师的那个连队还没有赶回来。

从广场可以看到,大图书馆里的水晶灯一盏一盏灭了,图书馆员们开始清场了。

成群的人大包小包地抱着珍贵的书籍,成群结队地从门中涌了出来——冲在他们最前面的,就是那个

“带卓越章的小子”,耐门·索莱顿上尉。

见到这一幕,斯帕里和加涅尔都惊讶地站了起来,大声下达命令,让自己的连队开始整队。

耐门一步三级地从那高台阶上冲了下来,两人急忙迎了上去。

“长官,加涅尔连(斯帕里连)随时待命!”

耐门计算了一下广场上的士兵人数:“两个连队?应该够阻拦他们一下了。加涅尔少尉,你是魔法军官,对吧?你能找到麦卡什将军吧?”

加涅尔敬了个军礼,严肃地回答:“我刚从将军那里回来。东三墙外,敌人正在准备一次大攻势,我觉得这不是个要援军的好时候,长官。”

“可是我必须去要。敌人选择了地下的路线,他们想要直接从内部攻破我们。听着,我知道这很难令人相信。”耐门停顿了一下,“我在地下碰到了来偷袭的古斯塔夫皇帝。”

令人难堪的沉默。

加涅尔脸上客套的微笑纹丝不动,而斯帕里则吹了声口哨。

“古斯塔夫皇帝,像只土拨鼠一样在地下闲逛,正好被您碰到,对吧。”斯帕里又问道,“那您有没有碰上来猎艳的精灵帝国皇帝呢,长官?传说他们的末代皇帝克莱昂二世变成了亡灵皇帝,一直在文明世界的地下游荡呢。”

耐门咬了咬牙,略微提高了语调:“注意你的态度,少尉,我不是在开玩笑。我已经命令整座图书馆开始疏散了。皇帝有整整一支骑士团,我需要六个连队,不,也许是八到十个连队。”

加涅尔咳嗽了一声:“长官,您的论调很难令人信服。您今天一天的表现,就好像您预知到了帝国皇帝的偷袭一样。这实在太可疑了,就好像您是帝国进攻计划的知情者一般,您的履历也并不是那么坚挺。当然,我个人是相信您的清白的——如果这真是保皇党人分散我们兵力的阴谋,漏洞不会这么多这么明显的。”

耐门读出了优等生微笑背后的潜台词:“你们并不相信帝国皇帝在这里吧。”

“我觉得这需要进一步的调查。”加涅尔望着耐门额头上的汗滴说,“您逃出来得这么匆忙,很有可能看错了。如果您不反对,我和斯帕里少尉想率领着精锐部队进去抵挡一下。”

斯帕里附和道:“我们带兵进去调查一下,先把图书馆腾空了。援军的事儿,恐怕还得长官您去找将军。哦对了,还有两个连在巡逻呢。”

耐门·索莱顿苦笑了一下。

很明显,这两个军官都不相信他的话;之前奔跑时的热情也被浇灭了一些。

确实,这整件事情听着相当不合理,他又不能说出他追的其实不是帝国皇帝的真相。

但是,有些事情他还是得去做。

“那就这样吧。加涅尔,斯帕里,你们带兵进入大图书馆地下深处的珍本库,那里有一条刚被撬开的密道。帝国皇帝和他的部队必定会从这里入侵。”

加涅尔问道:“我们两个连有三百人,在地下部署不开吧。半个月前清扫下水道的时候,将军把各连分成战斗班进行清扫,效果不错。”

耐门摇了摇头:“不,不要分散,只带有自保能力的精锐士兵监视地道口就可以了。一旦他们开始进攻,你们就撤退,千万不要勉强作战!千万不要!这次的敌人,是北军精锐中的精锐,不要说一个连,我们这几个连捆起来也打不过他们。你们只要和敌人交火了,就保存实力后撤,撤出图书馆来。”

他看了看斯帕里,这个老士官一脸的不信;他又看了看加涅尔,优等生则是一脸漠然。

耐门知道他们不信,但也没有办法。

“那我去找将军了。”

索莱顿上尉向两名临时的下属道过别,到广场边牵了马,沿主干道离开。

斯帕里和加涅尔目送他离开后,才不紧不慢地组织起部队向图书馆内进发。

整个图书馆里乱成一团。两名少尉带队来到地下的珍本库里,见到忙碌的图书馆员和见习图书馆员们正在解除魔法,转移书籍。

最醒目的自然是走廊尽头黑黝黝的隧道;很明显,耐门就是靠着这个隧道说服了图书馆馆长。

斯帕里点起一支火把,弯腰钻进隧道:“还真有个隧道,确实是刚挖开的。啊,这是‘卓越章’的足迹,进去的,出来的。这就是那传说中藏了好多贵族黄金的隧道吧?”

加涅尔举着照明棒跟在他后面,隐隐觉得有些不妥:“难道说……上尉他真的见到了古斯塔夫?传言中皇帝是个跛子,确实能一眼认出来。”

“反正本人是不信的。就连我们都没有废弃隧道的路径,帝国军难道有那么多人手可以往地下填?”斯帕里侧过身,用手敲了敲洞壁。

“不过,这土质不算硬,能用铁铲挖开,如果真要用工事魔法暴力开掘也行。咱们还是该在这里设点儿陷阱,加涅尔少尉。”

加涅尔点了点头:“你说得对。让我的连来吧,你的连协助图书馆员去搬运珍本。图书馆员里也有很不错的法师和神职人员。”

“交给我吧,门口那姑娘说有个副馆长在值班。他们有多少法师,都得给我吐出来。”

斯帕里信心满满地保证道,他也确实做到了。

很快,图书馆员里的各个魔法师和牧师都得到了一枚临时国民军魔法军官袖章,集中到了地下的珍本库。

两名少尉利用这些人手,把珍贵的书籍逐一转运了出去,他们两个都偷偷揣了两本当劳务费。

当还剩最后一个珍本库的时候,加涅尔和斯帕里都感到了工事魔法的震动。

“还真的来了?”加涅尔抱怨着,探头进了隧道。

他看到隧道的深处亮起了微光。

微光逐渐扩大,变成了光点,变成了光斑。从土层中传来了异常整齐的脚步声,脚下的泥土在震荡着,就像有一支庞大的军队正在前进。

而后,有人踏爆了埋在土里的第一个魔法陷阱,碎石和铁钉在狭窄的隧道里爆开。

这发意外的爆音,引发了一阵带着费戈塔口音的粗豪怒吼。在帝国军里一直有个传说:曾经有逃兵被老军务大臣的怒吼当场震死。

“哪个混蛋不做侦测就前进了!医护骑士支援,工事魔法队支撑隧道!前锋分队,突击!突击!突击!鹰翼伯爵,叫你的审判骑士拦住陛下,别让他冲太前!”

外交大臣的人手麻利地拦住了皇帝,古斯塔夫只得停下脚步来。

他用手中的权杖在地上重重一顿,犹豫了片刻,还是什么命令也没下。

他转过头,对身后的黛妮卡抱怨道:“老头子还是这么独断。”

可那位

“冯·费戈塔公爵小姐”并没有回应他。黛妮卡现在并没有在思考,只是默默地向前走着,超过了皇帝身边。

她呆滞的目光无视了那些阻拦在前的审判骑士,呆呆地听着那里传来的厮杀声,沿着斜坡一步一步向上走去。

“您再往前走就要进入那十分危险的战区了,冯·费戈塔女士。冯·费戈塔女士?”

古斯塔夫皇帝的呼喊毫无效果。

比他落后四步的外交大臣柯威·休·鹰翼伯爵都看不下去了,只好低声提醒道:“叫名字,陛下,叫她名字!”

皇帝深吸了一口气。

“黛妮卡!”

这次少女停住了脚步。她的目光还是很呆滞,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在思考。

看起来,任何一个杂兵都能伤害到现在的她。

皇帝皱了皱眉头,转向鹰翼伯爵,手中的权杖向头顶一指:“给你的审判骑士团十分钟时间。我知道你带了几个高阶骑士,还有‘仁慈’。不用追求杀伤,优先驱逐敌人。”

“明白了,陛下。”外交大臣知趣地命令属下冲上了斜坡,“五分钟内一定解决。”

后卫部队知趣地停住了脚步,给皇帝留出了私人的空间。

古斯塔夫走到黛妮卡身边,开口道歉:“抱歉贸然称呼你的闺名了,冯·费戈塔公爵小姐。”

黛妮卡没有回答。

皇帝追问道:“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能从此称你为黛妮卡吗?”

“不。我不用那个名字了。”

“那我还是称呼你的……”

少女淡淡地纠正道:“薇伦。”

“薇伦。薇伦。”古斯塔夫重复了两遍这个名字的发音,“很好听。我记得,这是你的父系名?”

“母系名。我没有父系名,永远也不会有。不会有了。”

伟大的帝国皇帝被她呛了回来,只得扭头往斜坡下面看去。

斜坡下面传来轻微的混乱声,有人忙不迭地丢了个驱散魔法。他又扭头往斜坡顶端望去,鹰翼伯爵还没回来。

古斯塔夫只得字斟句酌地说:“让你来进攻你故乡的城市,还是很过分的一件事情。如果你后悔了,你可以不动手。我保证不会伤害这座城市,和里面的一般居民。”

“这是我自己提出来的建议,陛下。您无需顾虑我的想法。”黛妮卡淡淡地回答,“是的,这是我自己的建议,我自己选择的道路。我别无怨言。”

古斯塔夫纠正道:“但是我能看出你眼神深处隐藏的哀伤。你后悔了。”

“大概,等到一切全都结束后,我才会发现自己有多后悔吧。”黛妮卡听着上面的喊杀声,那声音渐渐远去了。

“你不会后悔的。伦尼会很安全,不会有屠城,也不会有无谓的杀戮。我们和南军都打了一百多年仗了,不会再犯屠城这种错误了。幸好格雷欣卿不在,要不然他也会对你说教的。”皇帝条件反射地环顾四周,用罕见的高语速仓促地说着,“他会花一个小时来分析屠城为什么会严重影响军队的后勤供应和帝国的财政状况。几乎每个将军都听过他的长篇讲义,那讲义会从南方一把火烧掉公爵们的城堡造成了巨大财政危机开始,以遥远东方帝国愚蠢的屠城习惯告终,证明一切屠城行为从经济上来讲都是不划算的,让他的税官们去搜刮才是正确的做法。我们都觉得他应该把道理简化成一句话:埋金子下去比挖金子出来容易多了。”

黛妮卡又往上走了几步,刻意地背对着皇帝:“我感谢您的许诺。我只是……不能接受我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是个很讨厌的人吧,陛下。”

“你不是。我不太会开解人。”古斯塔夫笨拙地解释道,“我们柯曼家自古以来就不擅长学问,你们费戈塔家却是很有学问的。我有位祖先曾说,如果你想做一个真正的英雄,就要先学会做一个恶棍,他用这句话当做自己的借口。后来他死了。”

黛妮卡走上斜坡,望着面前的景象,表情僵了一下,才勉强地回答道:“这个笑话不太好笑,陛下。”

“我确实也听大臣们私下议论说,我说的笑话不太好笑。”古斯塔夫沉着脸走上斜坡,走过已经空无一人也空无一书的珍本库,“如果你实在一定要后悔,不如尝试着换一种方式思考吧……”

“换一种方式?我不明白。”

“用嘴说或许确实不太容易明白吧……柯曼家确实不太擅长说道理。”

黛妮卡神情复杂地望着皇帝的背影:那个跛子身材并不算很高,但不知为什么,却有种难以接近的感觉。

她咬了咬牙,快步追着那个背影爬上了楼梯。

数以十计的战死的图书馆员和自由军士兵就躺在走廊中间,散布在书架的缝隙之中,冲过去的审判骑士们没有收拾。

皇帝在这一片狼藉前停下脚步。一名审判骑士和一名近卫军的魔法军官等在那里,守卫着皇帝前方的道路。

见到皇帝现身,两人同时举手敬礼。

古斯塔夫抬起手臂,微微示意。

那名审判骑士又敬了个礼,询问道:“陛下,已经击退了馆内敌军,请问接下来我们应该做什么?”

皇帝下令道:“让鹰翼卿在各个普通书库准备好火油,一旦我们安全离开,就烧毁图书馆。”

听到这个命令,黛妮卡·薇伦深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的血腥味呛到了她的鼻孔。

她猛烈地咳嗽起来,就像要把肺咳出来一样。

这座图书馆同样承载着她的太多回忆,她不知道该怎么阻拦,只能问出第一个蹦到脑海里的问题:“您讨厌图书馆吗,陛下?”

“我在德兰建了三座,在金港、迪拉蒙和帕伦尼亚也都建了两座。我喜欢图书馆,帝国需要图书馆,但我不能允许不受帝国控制的教育机构存在。”

皇帝的陈述冷静而自信,就像他已经占领了这座城市一样。

这个回答实在太官方了,黛妮卡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劝说。她默默地跟着皇帝继续前进,望着前方的闪光,听着不时传来的厮杀声和惨叫声。

很快,一切归于沉寂。她走到第一层,看着皇帝的命令得到执行。

图书馆的上层并没有被清空,那些并非珍本的普通书籍还都存放在那里。

宗教书、历史书、奥术书,黛妮卡闻着空气中刺鼻的火油味,走过一个又一个熟悉的书架。

那本书她好像借阅过,而在身边的这个书架上还有她的涂鸦。

这些话题都不能提起,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提起。

只等皇帝一声令下,留守的几个分队就会把整座图书馆付之一炬。

就连这几个负责烧图书馆的分队,也都是由各军的准爵和荣誉士兵组成的,每个人都至少在边境打过五年拉锯战。

皇帝身边的这支小分队,全是精兵中的精兵。四大骑士团尽数出阵,近卫军、帝国军、贵族军的老兵构成了中坚,法师协会八分会和正教十二柱会也都派来了人作为魔法力量的支柱。

古斯塔夫快步走过图书馆的走廊,在门厅尽头突然停下脚步,抬起头来,黛妮卡差点撞在他的背上。

她顺着皇帝的目光望去,发觉他正在看天花板上的精灵风格绘画。皇帝盯着那幅壁画,沉迷了进去,不停点着头,手中的权杖轻轻在地上打着拍子。

“这幅画大概是精灵帝国时期的作品……不对,应该有十五世纪的名家在其基础上重新绘制过。复兴时期的风格真美啊,薇伦。”

“是的,陛下。”黛妮卡仰起头来。这幅画她也看过,无数次。每次她和索莱顿一起来到图书馆的时候,少年都会在这个门厅里看着壁画消磨时间。

大概,今天他也看了吧?

皇帝扭过头来,大声命令道,“宫廷法师莱利卿!”

接替了维克托·冯·居里克职位的中年魔法师不知从哪里闪身出来,快步上前,走近皇帝身边。

“彼得·莱利卿,记得你对绘画艺术很有研究。这幅画你怎么看?我觉得有收藏价值。”

中年魔法师兼画家端详了一阵壁画,回答道:“我想这是一幅很罕见的画,底画是精灵作品,但是当时没有完成;复兴时期有位名家完成了它,可能是完成于大叛乱前后。”

“你有办法保存它吗?这座建筑物必定会被烧掉。”

宫廷法师莱利摇了摇头:“我不行,但是托马斯·霍布斯阁下应该可以。他研究平行位面有些心得……”

“宫廷法师霍布斯卿!”

这次从走廊里赶来的是一名看起来足有七十多岁的老者,他站在皇帝的身边,伸出手里的法师长杖,对着天花板比比划划。

就在皇帝和他的皇家魔法师讨论保存壁画问题的时候,冯·费戈塔大公爵已经和他的前锋骑士部队冲出了正门。

黛妮卡望了望他们的方向,又望了望正沉浸在艺术讨论中的皇帝,突然觉得一直在后悔和烦恼的自己有点可笑。

“这些贵族似乎就像生存在另一个世界里一样……明明是他下令烧毁图书馆的啊。”

“就是这个思考方式,薇伦小姐。”

古斯塔夫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边响起,吓了黛妮卡一大跳。

不知何时,皇帝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你……能窥探到我的想法?!”黛妮卡反射性地问道。随即她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粗鲁和不礼貌,急忙收敛了态度,退后了一小步,行了个屈膝礼,“抱歉,陛下。”

“抱歉,我无意隐瞒。这是柯曼皇室魔力之血的一部分功能。”古斯塔夫用听不出任何波澜起伏的声音说道,“下令烧毁图书馆的是我,但是想要保存珍本和壁画的也是我。我要逐渐削弱过去的一百年,让忠诚于我们的新一代成长起来,才能给这片土地带来和平;我也要保留过去的一百年,让新一代能够知晓过去的美。能利用的一切都要利用,该抛弃的一切都要抛弃。要下决定的时候就要下决定,哪怕这决定令人反感。热爱和感情都不会影响我的决策。”

黛妮卡突然明白了皇帝在做什么。

皇帝在试图告诉她,怎样从后悔和内疚中摆脱出来。

“因为我就是帝国。”

古斯塔夫皇帝盯着她的眼睛:“放弃后悔这种感情,就是皇帝的思考方式。它就是另外一种……它也可以是你的思考方式,薇伦。”

可是她不是皇帝。

她想了又想,还是觉得自己做不到:“十分感谢您,陛下……可是我想,这不是那么容易跨过去的。”

“我会尽力让你不后悔的。”

说完,皇帝向着图书馆门外迈出了脚步。

黛妮卡追了上去。这一次,她从地上的血泊里踩了过去。细小的赤色脚印和大部队的脚印混在一起,很难分辨。

展现在帝国人面前的,是宽阔的中央广场。

对面是联邦博物馆,左手是联合议会大楼,右手通向中央大道。

广场上种植着不多的一些阔叶树,点缀在它们之间的是众多的雕塑,雕塑下还散布着若干石椅。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帝国皇帝见到过这里的景色。古斯塔夫的祖先们几乎都访问过美丽的伦尼大公爵府邸,但他们没有一个人看到过这象征自由的广场。

不过,现在的皇帝没有在看这广场,他正在眺望着更加吸引他注意力的东西。

在中央广场的远处,闪动着萤火虫般的火光。火把每隔三四米就有一支,照明水晶的蓝色和绿色光芒夹杂在火把之间,驱散了夜色。

士兵们背对着博物馆,列成了整齐的队形。在整条阵线的中央偏左处,魔法光芒特别闪亮。

“正面六个连队,被我们击退的两个连队正在重整。总共八个连队,五倍于我们的兵力。”

冲锋最快的审判骑士们,正在向他们的指挥官,外交大臣柯威·休·鹰翼汇报情况。

“对方指挥官在左翼第一、二连队之间。”侦测魔法师识别着那防护魔法的颜色,以及作为那魔导光芒来源的大勋章。

他的语气一下就变了:“那个光芒……确认敌军指挥官持有‘卓越勋章’!这恐怕是个陷阱,长官!”

鹰翼伯爵用剑鞘指了指那闪耀魔法光芒的位置:“这个人威胁很大吗?”

洛伦·冯·费戈塔老公爵皱了皱眉头,插了进来:“鹰翼卿,你没听过叛军中‘卓越章’这个称呼?你的领地不是在迪拉蒙省吗,从没参加过斯蒂尔堡攻防战?”

“我的部队基本都在帝国各地执行外交任务,真抱歉,费戈塔公爵。”

洛伦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卓越章’全都是叛军中数一数二的勇猛战士,我年轻的时候见得比较多。南军总共有十二个正规师,每师平均都只能摊到一两个。他们带着勋章出现在战场上,可以抵得过一个连队。‘卓越章’们领队冲锋在最前,他们饮用足以致命的药水,几乎不受任何精神魔法的控制。如果是个卓越章领队,证明他们拥有远超一般叛军部队的战斗力,而且拥有充足的补给和坚韧的决心。”

“明白了。这么说,偷袭失败了,敌人早有准备,对吧?”

外交大臣并不是在问老公爵问题。

他拔出剑来,指向天际。

“不过,我们本来就不是来偷袭的。审判骑士和医护骑士们,披甲!拔剑!”

铠甲上的魔法阵和符纹被一一按下,发出了光芒。

数十柄利剑同时出鞘,声音竟如一个人拔剑出鞘一般整齐!

这个声音也惊动了对面部队的指挥官。

耐门·索莱顿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已经预料到了敌人会十分强大;但他还没预料到敌人会如此精锐而有纪律。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部队,加涅尔和斯帕里两人的连队还在左翼前方乱成一团。

图书馆的缠斗损失很大,比他的预期损失得要多,但还没到不能接受的程度。

有机会,他想,有机会,毕竟我也暗算过希德·纳瑟,也许还能继续暗算下去。

“加涅尔!斯帕里!你们退后重整,做预备队!快一点从空隙中冲过去!”

加涅尔的连队折损已经过半,脸上的淡定微笑早已荡然无存。

他一边骂着士兵,一边从阵列的缝隙里挤了过去:“我为我之前怀疑过您道歉,长官。我为能和你并肩作战而感到荣耀,长官。那个,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长官……”

斯帕里的连队在加涅尔连的侧后,他的连队还有三分之二的士兵,倒还井然有序:“上尉,我真没想到那真的是皇帝!这正是一个卓越章应当做的事情!”

“辛苦了,你们已经争取到了时间。我想,祖国会感谢你们的。”

可惜时间好像还不够。

耐门·索莱顿向右手方向望去,望着自由诸国的联合议会大楼。这座建筑物已经没有士兵防守了,原本守卫它的那个连队正在耐门身后擦拭着他们的崭新火枪。

不仅是议会大楼,在整个第一区范围内,自由军已无一兵一卒,所有的部队都在他的身边。

他只拉来了六个连队,剩下的部队都去了东三区准备迎接帝国军的夜袭——不,从规模上来看,应该称为夜间总攻。

耐门的嘴唇微微颤动着,背诵着中央广场的宽度数据。

“宽度两百四十米,长度两百八十米……守卫议会大楼的两个连队是新式步枪,应该能达到这个射程。可是对方是审判骑士,他们的能力是……我需要时间,需要时间。右翼两连队准备!”

他突然留意到,整个广场是如此肃静。

广场上早就没有平民了,只有对峙的两军。耐门突然迈步出列,右手一弹,将一枚含有指挥用扩音魔法的宝石搓成了粉末。

“我是‘卓越勋章’的获得者,耐门·索莱顿,阶级是上尉,在克拉德·洛佩斯的麾下服役,职位是西方总军伦尼军参谋部作战参谋官。我奉命在此阻挡你军前进,不惜一切代价。我希望我能有幸知晓我对面可敬骑士的名讳,以彰显这场战役的荣耀。”

确实应该是这么说吧。

耐门望着对面的阵营,看到帝国军阵列之中有一名年轻的骑士和一名年老的将军交头接耳了一番。

片刻后,那名年轻的骑士开口了。

“我是负责帝国外交事务的大臣,迪拉蒙省鹰翼领地的伯爵,直接向古斯塔夫·休·柯曼陛下效忠,在伟大的审判骑士团担任执法骑士,受领以‘仁慈(Compassion)’命名之剑。能与一名‘卓越章’战斗,我预感到这将是一场光荣的战役。愿我们的勇气都能受到诸神的祝福。”

耐门点了点头,转身向自己的阵列里走去。

他在心里暗自说着,“这些食古不化的贵族”……即便是在这火枪和魔法的年代,他们仍然遵循着过去的贵族礼节。

但这没关系。他需要的时间已经争取到了。

耐门回过头去,望着那高高的楼梯顶端。

他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右翼全体都有,瞄准敌方前沿!四,三,二,一,集火,齐射!”

自由军的首轮试射开始了,只有右翼配备新式附魔步枪的士兵们拉动了扳机。

扳机联动齿轮,齿轮撞击燧石,燧石点燃火yao,火yao推动空气,空气涌过膛内的符文,推动着子弹旋转向前,飞过整座广场!

一发子弹重重地打进鹰翼伯爵的肩膀。精金锻造的甲胄上魔力荡起螺旋状光圈,却也不能拦住这子弹,他感到一阵剧痛。

他身边几个位置靠前的骑士虽然有重甲傍身,还是被这一轮齐射打成了漏勺。

经过一百多年后,终于又有鲜血滴落在这象征自由的广场之上。

军务大臣以和他年纪不符的敏捷程度蹲了下来,大喊道,“除突击队外,全阵防御!”

剧痛令伯爵愤怒,对方没有给他们完成战斗准备的时间。

“审判骑士,具装!”

伯爵的怒吼嘶哑。

在如暴雨般密集的枪声中,能听到帝国骑士们召唤战马的启动声。

从虚无中,出现了来自异世界的黑色战马,这些战马温顺地匍匐在审判骑士们的脚下。

这便是他们的魔法能力,也是皇帝挑选他们作为突击部队主要成员的理由。

皇帝需要一只能够通过地下隧道的骑兵——当然,这种骑兵并不存在;但他可以拥有一支能够召唤战马的骑兵。

整支骑兵从高台阶上飞跃而下,冲锋向前。医护骑士们展开了治疗魔法,手握着大剑,紧跟在他们的后面。

这时,图书馆被点燃了。火焰照亮了帝国军的背影,也映入了自由军士兵们的眼帘。

他们愕然地望着大火,望着那提供给一切公民使用的知识宝库熊熊燃烧。

“左翼各排齐射!”

耐门·索莱顿又一次挥下了手臂。接着,他拔出了手枪。

好像又到了这种情况之下了。这算是好运还是厄运呢?什么时候才能退伍过上不用总是拔枪的生活呢?

或许没有机会了吧。就算战争结束,生活又会怎么样呢?他已经不知道了。

至少,透过他店铺的窗棂,再也不可能看到中央图书馆的拱顶。

梦终归只是梦吧?

“右翼各排轮射!第一排射击结束的人,后退,往枪口插进刺刀!”

双方都已经没有退路了。

今夜之战,必定会战斗到最后一人。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用户请到m.阅读。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怎么样
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怎么样
内蒙古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廊坊妇科医院
咸宁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