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维多利亚的秘密第178章上帝已死

2020-01-29 00:01: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178章 上帝已死

英国人的保守终于在剑桥大校长更迭这件事情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全球公认的第一术界大神居然被强烈反对,因为丈夫小命都攥在唐宁手里,维多利亚女王本身不想反对,也不愿反对,但以为首的舆论界反响特强烈,最大原因当然是某大神的无神论场,认为唐宁这个大胆妄为的家伙要是担任校长,会摧毁整个英国大的神,动摇大英帝国的。

唐宁毫不在乎英国人的看法,他在报上火上浇油,抛出了他的治校理念:剑桥大在他的领导下不再是大英帝国的最高府,而是全世界的术中心,将在全世界教育中心设立分校,分与本部互通,生也可以申请到来习,助理教授讲师还将被要求前往世界各地的校支援高等教育,当然,这些分校的经费会由当地或者商业机构个人负责。不仅如此,他仅给英国天时间考虑,否则他就会另起炉灶,搞自己的一套,剑桥是不是要跟他干,你们看着办吧。

国际园大部早就具备了这种模式的雏形,要不是看在亲王的分上,他根本就不考虑剑桥大校长的职务,收了剑桥大当然就要受到各种掣肘,尤其是神方面的妥协,这是令他厌恶的东西。

看样某大神对治理剑桥大的诚意不足啊,尽管巴麦尊支持唐宁,国会的议员们还是争吵得很激烈。

就在他们争吵时,美国的界发掘出一件奇闻:唐宁?温莎曾经向今天四月刚刚成立的波士顿理工院捐款10万英镑,而他唯一的要求是校要改个名字,改成麻省理工院。也就是缩写为mit。

哈哈,这就有意思了,原来唐宁声称自己毕业于mit,大家都不知mit是什么玩意儿,现在终于知道了,却是他硬生生创造出来的,所以这个事件被称为奇闻。某人“创造了自己的母校”的传遍世界,成为一大笑柄。

不过,这个笑话也使得美国的北方佬对温莎财团没有那么心怀敌意,你看,人家好歹也捐了点钱给北方,于丧尽天良之中还保留着一丝良知。

mit得到了唐宁的资金和“大肆炒作”,迅速获得优质教师和生源,使得哈佛大恬不知耻地想兼并它。不过mit有自己的治理念,根本不睬哈佛大。美国大有很强的独立传统,我管你联邦跟温莎财团打仗什么的,照样给了唐宁一个董事席位。唐宁董事则投桃报李,称会每年都向mit捐赠至少10万英镑,待遇跟大英馆同!

唐宁的另起炉灶迟迟没有消息,不过,那天的限期早就过了,剑桥大保守主义看来是赢了,现在人们好奇的是大神的炉灶是什么样的东西。

答案终于揭晓了――环球理工大联盟。口号是:“。”请注意,这不是某一个大的名字,而是一个体系,凡是认同彻底否定神,一切讲证据,敢于挑战任何术权威的含有理工专业的顶级大都可以加入该联盟。

呵呵,原来是无神论大联盟啊,哼,对于没有信仰的“暴徒”,这果然是他的选择。唐宁个人向环球理工大基金会捐赠1000万英镑恐怖巨资,用以帮助联盟成员发展他们的事业。基金会已经向世界各大名校发出邀请,不过“彻底否定神”这个条件实在是有些粗暴,名大名校的校董们都犹豫不决,就连mit都万分纠结。

就在这些大纠结的时候,就在信徒们呼号奔走要环球理工大联盟的时候,几个国家级大项目正在悄然申请加盟。第一个是日本联邦出资筹建的东京大,第二个是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第个则唐宁自己捣鼓的大清国立大,第四个是印帝国理工,第五个是米兰理工大。

为了使联盟名气更响亮更让人虎躯一震,在伦敦建立环球理工大本部的决定终于被做出来。唐宁亲自任环球理工的校长,并在正式揭幕的当天在《自然》上发表了惊天动地的论《原不可以再分割吗?》。

论中主要揭示了一个亚原粒的发现――电。在玻璃真空管中放电可以导致在玻璃壁上产生绿色的辉光,这种射线被证明不是光,而是有质量的实体物质,而它的质量远远小于先前被认为不能再被分割的原,因为它可以被磁场偏转,而且偏转的幅巨大,要么是它带电量大,要么是它质量小。经过新成立的“环球理工大”物理系实验室的测定,它的质量为氢原的1/1837。

啊~,科家们被亚原时代的揭幕激动得疯狂起来,纷纷抛弃手头的无聊工作按照论上的详述重复实验,当然,实验结果不可能让他们失望,除非不靠谱的实验人员弄错了。

这个时候,某校长亲自招博士生,以深入研究亚原世界,全世界的顶尖也疯狂竞逐这代表象牙塔顶尖地位的博士生名额。甚至一些教授都不顾廉耻想在大神科家手下念个博士位,将来在凭上印上“博士生导师:唐宁?温莎”,哇靠,在哪里找不到终生教职啊?

最不可思议的一个申请名额来自伦敦国王院的自然哲教授,已经身为皇家会成员的詹姆斯?克拉克?麦克斯韦。那些本科毕业生看到这些人也申请某大神的博士生成为自己的竞争者,不禁感到绝望。

当然了,教授们年纪不小了,唐宁可没兴趣再培养他们,只有这个麦克斯韦教授,芳龄30岁,仍然是个可塑之材,成为唯一一个已经拥有教授职位的生,是唐宁的博士生群英之首。

唐宁是敢做敢为的人,别人向他推荐加塞的也不少,连他家都向他推荐博士生。唐宁啼笑皆非:“你怎么也有推荐的人呢?什么时候有这个本事的?我居然不知道!”

被丈夫嘲弄,公爵夫人破天荒脸红了一回,他们认识这么多年,已经很久没有这种事情发生了,但她还是觉得自己有理:“我是弟弟啊,他在慕尼黑大习,跟李比希这样的老师习过,所以,我觉得他有资格当你的博士生。”

啊,那不是当年跟茜茜谈恋时候的幌小公爵吗?小是挺聪明的,嗯,可以考虑考虑。

第个不可思议的生是法拉第推荐的,他推荐自己的女儿念博士生,唐宁倒抽了一口凉气,按说法拉第的推荐是靠谱的,可是那个小魔女不是才……多少岁来着?15岁!大哥,这正是上中或者踢足球的黄金岁月,你的宝贝女儿不是立志当足球裁判吗?怎么又改志向了?

法拉第可能是老糊涂了吧,其实,从58年起唐宁就感觉法拉第的思维变慢,唉,他今年正好六十岁,在科研方面已经比较吃力,大清列车局的法拉第团队只是借用他的名字,事实上“法老”是半退休状态。

唐宁反对无效,法老还是坚持认为他的宝贝女儿有资格读博士生,好吧,这个时候,对林菲尔的业从来没关注过的唐宁被迫去研究小女孩过往的成绩,惊讶地发现15岁的小姑娘真的已经把国际园大部的分都够了!这表明她起码理论上有资格做研究生。

唐宁对麦克斯韦这个大天才真是又爱又儿

恨啊,爱的是才,恨的是他今年发表的《论物理力线》已经将当时的电与磁方面已有的研究成果整理为由二十个方程组成的微分方程组,意味着无线电波的奥秘被全世界科家所认识与破解已经达到了临界点,再加上温莎财团与北约四强国对垒使四国的工程师玩儿命地研究事关生死的无线电报技术,很可能他们已经处在突破的边缘。普鲁士法国美国都不是省油的灯,俄国在科方面当然差点。

美国国防部已经率先发布了无线电技术的悬赏,声称“只要有一点靠谱就行,军用技术不追求量产,也不追求成本”。这事儿以前法国就搞过一次,可惜没成功,这一次拿破仑世心灰意冷,没重视这方面的东西,而俾斯麦则认为法队创新的“八里加急式”短程电报衔接已经够用了,甚至海上也可以用电报船串联起来嘛。现在时局不一样了,不仅有了麦克斯韦方程,还有了唐宁自断财的公布了“电”,美国人比法国人幸运。

俾斯麦倒是相当看重无烟发射药,军事工程师正全力以赴在搞研究,随着fn-1855步枪在统一战争中的运用,间谍们已经收集了不少枪械和弹的样。

军事对抗的一处就是国家级研究机构再也不会顾及什么专利,只要能搞得出来就成,生死存亡之际,谁还讲什么公平正义法律?

法国人吃尽了温莎军医院“治疗输出”的苦头,他们的军事研发机构则向全法最优秀的科家征集山寨抗细菌药的方案。法兰西的科家们在实验室里小批量地试制出了青霉素,接到皇帝命令之后,他们发扬了法国式的激情,没日没夜地与细菌做斗争。

总而言之,美国法国普鲁士都在温莎大财阀的巨大压力下各有侧重点地拼搏,这才叫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英雄战歌。

永州市芝山医院
平山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河南省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邢台手术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
  • 游泳
  • 法甲
酉阳建原料林150万亩打造绿色银行奢侈品市场和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