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阴阳天师 第106章 危机四伏

2020-01-17 01:01: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阴阳天师 第106章 危机四伏

“谁啊?”林琼重新打开了电视问。

“聂融。”我挂了,摇头叹气,“我出去一下。”

“不行。”林琼惊的跳了起来,猛地扑到了我身,死死抓着我,大叫“你不要命了,你身体都快崩溃了,还管别人,该死,我要找个时间好好教训教训他。”她牙齿都在打颤,恶狠狠说。

我目瞪口呆,天啊,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林琼吗?不,我绝对不承认,果然,女人发起疯来果然要不得,我苦笑一声,抱着她,把她推到沙发,将她压在身下,看着她,轻轻笑“他在门外,你说我去不去?好啦,去聊聊,我保证不会管的。”

“不管?”

“不管。”我保证说。

“好吧。”林琼妥协,“快去快回。”

我亲了下她额头,抓起一件厚外衣,出了门,在房子不远处找到了聂融。此刻,聂融穿着一件棉服,叼着烟,靠在一颗树,出神地望着夜空。

“喂。”我出声打招呼,靠在了他一边的树干。

聂融回过神来,掐掉烟说“你可真有品味啊,居然买房买到这来了。”

“荒山野岭,孤魂野鬼,不正适合我们这种人。”我嘴这么说,心里却在笑,你这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纯属嫉妒。

聂融没说什么,想想也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品味,或许眼前这位喜欢。他笑了笑,问“出差去了什么地方?遇到什么了?一定很有趣吧。”

有趣?我脸色微微发白,要不要讲给他听?让他感受一下有趣的事?看来还是算了,他会被吓到的。我摇了摇头说“别提了。”

“哦?”这倒让聂融来了兴趣,有些人有时是那么好,越不说对有些事越感兴趣。

“我不想说。”我淡淡一笑,切入正题,问“好了,说说吧,这么晚了找我干嘛?不会只是来看看我死了没吧。”

“唉,还是这么臭屁。”聂融苦恼的捏了捏额头,真是对这家伙没办法,“好了,跟我来吧,带你去个地方。”

“跟案子有关?”我脚步没有动问。

聂融点头。

我“我早说过了,我这种人不适合于官家打交道,再说,第一所的人在,我出手,有逾越的意思,你应该找他们才对。”

“相对于他们,我更相信你。”

“抱歉,我依然拒绝。”并非我不帮朋友,而是我现在真的不能出手,何况还有圈内的规矩摆在那,这家伙什么都不懂,总是让我为难,可又不能怪他,谁让他是警察呢,将案子搞定是他的职责。只是有些过激了,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乱投医。

聂融站直了身子,转过身来,盯着我,说“去看看。”

“看我嘴型,不……去!”我转身便走,不用林琼告诫,在我回来的路已经想清楚,趁着重伤的这段时间让自己冷静冷静,不会再理会任何事。

“喂喂喂。”聂融飞快拦住了我,“你想要什么?只要你开口,你说过,一切都是需要代价的,钱?或者其他,你尽管说。”

我翻起白眼,你这是让我去死啊,你不知道我伤势有多重,懒得理他,闪人。

聂融大叫“已经死了五个人,你们都不管,你们这些混蛋,有这种本事,全部都躲起来,你妹的,该死的,渣,全尼玛是白痴的混蛋。”

我停下了脚步,仰头望天,算了,听听怎么回事吧,大不了找令狐星帮忙。我沉吟片刻,转过身,走到他身前,说“你找过李松?他怎么说?”

“你不是不管吗?”聂融眼都红了。

“我问你李松怎么说?”我大吼,你妹的,还耍起小孩子脾气了,真受不了,看来他这段时间压力很大啊。

聂融说“他说他很忙,让我随便找个人。”

“这该死的混蛋。”我气得吐血,忍不住骂了出来。一点心都没有,还国家控制的第一所呢,老子要投诉。我斜了他一眼,“我会帮你找他,这件事你别管了。”

“我是警察。”

“警察算个屁。”

“你说什么?”

“……”我捂住嘴,讪讪一笑,“口误、口误。”

聂融瞪了我一眼“怎么办?”

“有些事,你们普通警察根本管不了。”我叹息,话说第一所的情报也忒差了点吧,像灵异事件应该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才对啊,这样才能尽快派人过来处理,不过,李松那个白痴,我发誓,一定扁你一顿。“说说吧,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案子,算了,我不想问,很晚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我会去见见李松,然后去警局找你,到时你再将事情详细告诉我。”

“好吧。”聂融点点头,现在想想自己确实有些冒然,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感觉一股戾气充斥脑海,想着最近的案子,发觉我能帮忙无意识来了,完全没考虑人家刚回来需要休息,心生出歉意,“抱歉啊,打扰你了。”

我摆摆手,表示没什么。

聂融颓废地摇了摇头,转身往回走。

看着他的背影,我微微一怔,失声说“等下。”

“嗯?”聂融止住了脚步,回头不解看我“什么事?”

我愣了愣,说“五帝钱还随身带着吧?”

“是,有问题?”

“没,没事。”我甩了甩头,怪,难道是幻觉,我这段时间太累了,可聂融身体缭绕着那淡淡的光晕是什么?刚刚我明明看到,怎么一眨眼没了。

聂融被我搞的莫名妙,抓了抓有些糟乱的头发,说“对了,忘了提醒你一句,小心人偶。”聂融离去,渐渐消失在黑暗。

我这才回过神来,往回走去。

不过,我刚进房间,铃声突然响起,将沉思的我唤醒,我掏出看了一下号码,面色一变,咒骂了一句,险些将扔出去,但还是接了,气愤说“喂,找我干嘛?”

“呃?怎么这么大火气?谁惹到我们的天师啦?”

“少废话,李松,你以后别让我碰到,否则,我见你一次扁一次。”

“咳咳……我们没这么大仇吧。”那边李松语气颇为尴尬。

“没仇?好,给你算算账,我离开的时候,你说搞定僵尸与鬼影,你搞定了吗?走的时候还让修明来找我决斗,因我受伤导致我差点死在外面,还有,刚刚聂融来找我,说有一个案子,他找你你不管,我说你们第一所是干嘛吃的……”我怒了,这个混蛋还真敢说。

那头李松摸了摸鼻子,瞥了眼前修明与吕梦一眼,讪笑说“这个以后再说,我给你打,是告诉你个坏消息。”

“没兴趣。”

“先听完,次说的那个我们发现不了的僵尸,现在已经有线索了。”李松似乎知道我听完肯定会更怒,毕竟当初说好第一所会搞定,可现在还没解决,自然说不过去,所以,李松不等我开口,抢在我前面说“那个僵尸可能是后卿。”

京都儿童做个检查大概得多少钱
西安碑林医院医生
贵阳有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吗
韶关治疗卵巢炎医院
河南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