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6大困惑挑战医院CIO

2019-12-03 22:21: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根据国家卫生部要求,国内三甲以上的医院都需要实行较为完善的信息化管理。目前中国县级以上医院16000多家,其中有1000多家是500张床位以上的大医院。而未来几年中,我国将有超过70%的医院实现信息化管理。在这样一个庞大的数字背景下,必然有更多的医院CIO角色诞生。怎样胜任这一角色?现任CIO都面临着哪些挑战和困难?如何克服?想必是许多有着相同困惑的CIO们和将要成为CIO的人们共同关心的话题。协和医院的李包罗教授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份答卷。

【挑战一】 好产品难觅其踪

长期在第一线搞应用研究工作,李包罗教授对国内外医疗信息化进展水平都非常熟悉。他说,医疗信息化水平与整个国家的经济实力相关,从应用角度看,发达地区大医院已做得相当好,即使国外专家看了也觉得吃惊。拿CPOE(Computerized Physician Order Entry,计算机化医嘱录入)来说,在国外吵吵了很多年,但到今天为止美国医院对CPOE的应用也不超过25%,而我国约有20%~30%的大医院已不同程度地开始使用(即被称之为医生工作站的临床系统)。当然,我们应用的深度和国外还是有差距。比如,在国外,CPOE通常都有药品知识库的支持,药品的使用剂量、毒副作用、配伍禁忌等,可以一目了然地呈现在医生面前。这不是哪一家医院就能做到的,通常需要有专门的公司雇佣数量庞大的药剂师和医生来完成数据库的信息采集和更新工作,然后把数据库信息卖给医院使用。在国内目前还没有一个这样受到医生广泛信任的、可直接应用于临床支持的药品知识库,因而使CPOE的功能受到很大限制。

另一个更为典型的例子是,目前医院信息系统中的高端产品,比如一体化的完整解决方案等依然是卖方市场,用户即使有钱也难以买到适用的产品。目前,大型三甲医院每年的信息化投入一般已占到医院年收入的1%,虽然比美国的3%尚有差距,但已不像一些企业那样捉襟见肘。像协和的信息化投入每年约有1000多万元,而一些新建或扩建的大医院资金就更为宽裕。但环顾周围,能完全适用的产品几乎没有。主要原因是由于医院业务的复杂性,导致医院的信息系统特别复杂,比之银行、电信的业务毫不逊色,可以说是现有企业信息系统中最为复杂的一类,而中国医院的信息系统在灵活性、安全性和复杂性方面比国外要求还要高。相比之下,国内供应商可投入的资源却很少。像西门子在印度就有1000名软件工程师,国内没有一个应用软件厂商有如此规模,加上这些厂商在医院信息技术上的底子不厚,基本编程能力、抽象数据模型的能力以及软件工程能力都比较弱,薄弱的基础决定了短期内这种现象很难改变,只有期待随着时间的推移,巨大的市场需求推动行业整体水平的提高。

【挑战二】信息系统集成技术带来难题

目前国内医院信息系统正由第二代向第三代升级。由于医院信息化的过程是渐进的、分散的,医院使用的各种应用系统多由不同的开发商开发,运行于不同的系统平台,采用不同的技术和不同的标准规范,系统间的数据难以共享。要使医院信息系统中复杂的、分散的、异构的信息系统之间进行交换和共享,必然带来集成的问题。集成可以说是新一代医院信息系统的核心技术。因此,采用何种标准、使用何种方法或平台、如何保证信息的安全性,并让信息系统具有可扩展性从而保证未来的发展,便成为摆在CIO面前的难题。李包罗教授说,分散与集中将永远是一对矛盾,分散导致不能共享,过于集中又会导致不灵活,CIO的挑战就在于如何使二者达到动态的平衡。他提及,在未来SOA很可能是一个较好的解决方案。

【挑战三】信息化需求与实现可能性的矛盾

众所周知,我国医院信息化道路之所以艰难,往往在于领导层和使用者没有认识到信息化能够带来的好处,却先感到使用信息化手段带来的种种不便,所以心理上。然而在信息化进行得卓有成效的协和医院,情况却发生了逆转。李包罗教授用毫不夸张的语言说,在他25年的职业生涯中,如果说前一大半时间都在启发教育用户,告诉大家计算机能干什么,最近五年的任务却变成反反复复告诉大家:计算机不能干什么。他说,一旦用户体会到计算机带来的好处,需求便会“燃烧”起来。于是乎,所有部门—业务、实验室、办公室,甚至院长等等,都会提出自己的需求。这个时候,必须分清哪些是计算机能实现的,哪些是需要人先搞懂怎么做的,再分出轻重缓急。李包罗教授苦笑着说,有的人甚至想让机器完成他本人还不会做的事,输出从未存入过的信息,那怎么可能?

【挑战四】先进技术与实用性的平衡

协和是我国医院信息化领域的典范之一,但协和在应用先进的IT技术方面,一直保持着稳健的作风,非常重视安全与实用性。比如协和开发的临床移动护理信息系统,使用了250多台PDA,让护士采取上传和下载的方法,与医院信息系统交换信息,而没有采用无线技术进行实时的信息交换。为什么不用无线?李包罗教授的解释是,协和现有的医院信息系统已很复杂,250台PDA如果全部实时传输信息,面临的系统问题将无法预料,即使是应答迟缓,也将给护士的工作情绪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并且,在协和庞大的建筑群中搭建无线环境,预算也将大幅上升。李包罗强调,技术是为了解决问题,面对应用需求的时候一定要缜密周全地考虑可行性问题,所以协和在使用新技术的时候非常慎重,很少做领跑者。

【挑战五】有限的权力与复杂的变革

从一开始,李包罗教授就向我们澄清,从角色上说可以认为他是CIO,然而从职务上说他并不是。他认为,目前国内医院很少有真正意义上的CIO。然而,医院进入高度信息化阶段以后,要求用信息流整合工作流,把业务工作变得符合信息化,必然涉及到流程再造的问题,这就不单单是一个信息中心主任能解决的问题了,而需要建立CIO机制,以直接获得CEO的支持。显然目前还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这就要求医院信息化负责人以有限的权力想方设法去推动这场复杂的变革。以协和为例,在做门诊信息系统的提案时,李包罗教授做了上中下三个方案,上策是使门诊流程发生变化,带来医院管理方式的改变;中策是在现有的信息系统之上进行集成;下策则是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办法。最后医院经过权衡采用了中策集成的办法。可见现实中管理变革的难度是相当大的。

【挑战六】高素质与低薪酬

李包罗教授说,对于一个成功的CIO而言,除了人品的因素以外,至少需要两个基本的业务素质:一是受过专业的训练,具有扎实的IT知识架构;二是具有管理学知识,当然熟悉医疗业务也是非常必需的。此外,还必须跟进国际上的先进理念。李包罗教授坦陈,现在他几乎每天深夜一两点钟还在网上浏览。他讲道,要成为一名成功的医院CIO绝非易事,需付出艰苦卓绝的劳动,但目前CIO得到的报酬却与付出的劳动相距很远。同时,CIO可利用的资源也非常有限。一个像协和这样规模的医院,如果在国外至少有100名以上的IT人员支持。然而在协和只有十七、八个人,而且待遇很低。李包罗教授说,他期待着医院的IT人员能拿到社会IT行业相当资历从业人员薪酬的85%,只有这样才可以留住人才。此时的李包罗不免陷入伤感:纵使他自己不计较物质回报,低水平的薪酬让追随他的部下在他卸任之后还能坚持多久?

·后记·

在医疗信息化领域,提起协和医院的信息中心主任李包罗教授,可以说是无人不知。作为我国医院信息化领域的开拓者和带头人,他带领之下的北京协和医院信息化建设,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他作为主要设计者研发出的“中国医院信息系统(CHIS)”是国家“八五”重点科研课题成果,是基于客户机/服务器体系结构的一体化医院信息系统在内地的首例成功实现;他领导的《医院信息基本数据集标准》的研究是国家卫生标准化体系的三个项目之一;而作为中华医院管理学会信息管理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他倡导之下的“中华医院信息网络大会”到2005年已举办了第9届,成为公认的国内医院信息化领域规模最大、学术水平最高的交流平台。25载春秋走过,被很多同行亲昵地称为“包罗教授”的他即将卸任协和医院信息中心主任的职位,我们赶在2005年岁末采访了他。60岁的李包罗教授侃侃而谈,思维之敏捷比年轻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海口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惠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潍坊治疗性病方法
邯郸市第一医院
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