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美食评论家 第124章 这是一个问题

2019-10-12 20:10: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食评论家 第124章 这是一个问题

“周一去,别人刚一上班,你们就去民政局领证。”莫妈妈一锤定音道。

赵甜甜见大局已定,于是就一改楚楚可怜的模样。她含着三分笑的告之了三位家长有关在公司五星级酒店订好了两间房。

“乱花钱,赶紧退了。”莫妈妈原本想着就在这里凑合一晚上,然后明早就坐火车返回老家去。自己完全没有料想到她未来的准儿媳妇会这样的大手笔。

对于五星级酒店,她活了大半辈子,只有从它旁边路过的份儿,连进去看一眼都没有过。甚至,是廉价的经济型酒店也没有享受过一晚。

哪怕自己出一趟远门,也只有住大通铺的路边小旅店。不仅仅是她,自己的男人,赵甜甜的母亲,亦如此。谁让他们都是最平凡不过,普普通通地工人阶级呢?

“我是公司的正式员工,总裁秘书,享受内部福利,一年有几天可以免费在酒店住宿。你们安心的住着。

明天,我陪着你们到处走一走,看一看,好在蜀都度一个愉快的周末再回去。就算我和胖子的一点心意,感激你们的养育之恩。

即便是要退房间,也是退不掉。时间不早了,我这就领着你们打车过去。”赵甜甜开始不见外,不把自己当外人,很会说话道。

莫妈妈不再拒绝,毕竟是对方的一番心意。最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倒不是能够住五星级酒店,而莫过于有了心仪的准儿媳妇。

她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满脸堆笑道:“好,好,我们全都听甜甜的。”

莫有为亲自把他们四个人送出小区,拦下一辆出租车,瞧着他们上了车远去,是才返身回去。

不是他闹小情绪不跟着去,而是四个人刚好打一个车。若是自己非得过去,还得打一辆车。

三个家长认为莫有为没有非得过去的必要性,也就只让他送送了。事实上,他们就是不希望其多花没必要的冤枉钱。

莫有为走在回去的路上,完全高兴不起来,全然没有三位家长的好兴致。自己算是看出来了,发财什么的对于爸妈没多大吸引力

即便他把一个亿的现金放在他们的面前,也不会有当前这种最佳状态。父母唯独看着自己娶妻生子,他们将来好儿孙绕膝,那才是晚年的最幸福生活。

莫有为回到出租房,一屁股就坐在了客厅老旧的长沙发上面,内心里面充满了郁闷,矛盾,纠结......

自由恋爱怎么到他这里就变成了带有包办婚姻的味道了。自己深知,父母很认可赵甜甜这一个儿媳妇。在他们的心目中,这门亲事最是门当户对,没有之一。

至于蓝梦琪,秦晴,他们的脑海里面完全没有丝毫印象,也不想搞清楚她们的人品如何,毕竟在若干年前就早已经替个人在暗中相中了赵家的女儿甜甜。

再者,两家住在一个大院子里面好几十年,可谓知根知底。哪怕今后亲家之间来来往往,也非常的方便。

莫有为换位思考和设身处地的站在父母的角度去考虑婚姻问题,也没有充分的反对理由。

他要是下周一坚决不和赵甜甜去民政局领证,恐怕就如同天寒地冻的日子里面直接泼了相关人等的一大盆子冰水,落得一个猪八戒照镜子,里里外外都不是人。

那又何必呢?自己完全犯不着。赵甜甜长得不丑,确实也漂亮......就是脾气差了一些,还分明有一种被她下套,把自己给装进去之感,不能让个人释怀。

结婚什么的,倒是没有让莫有为太过于的犹犹豫豫。他进行自我安慰,早结晚结都是要结,结完了就少一个事情,也算对父母有交待了。完事后,自己也好集中精力干事业。

莫有为就这样想着,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飞速流逝。他听到防盗门响动,赵甜甜把家长安顿好了就得以返回来。

她一边开门而入,一边顺手关门道:“怎么还不睡?”

莫有为嬉皮笑脸道:“你不回来,我怎么睡得着呢?今晚,我们就把房给圆了吧!要不然,我可不背那一个不白之冤。”

赵甜甜很淡定道:“先上车,后买票,也无所谓了。既然我们双方的家长都已经完全OK,那么我没有任何意见。

反正,我早早晚晚都是你的人。你只要补票,别忘记下周一和我一起去民政局领证就成。”

莫有为前一刻还笑得浑身的肥肉乱抖,好似让自己扳回一局,却不料在这一刻就反倒让他尴尬了。自己还是一个处男。至于那个啥,还真没有实践过一次。

现在,最悲哀的事情不是赵甜甜是不是处女的问题,而是他们都是金童玉女。这个就很不好操作了。

正确的打开方式,应该是一个有经验的小姐姐来亲身说法的来教处男,或者一个有经验的小哥哥来辅导处女。可是......

“这个,这个,你是知道的,在这之前,我连女朋友都没有谈过,那个啥,不懂的。”莫有为尴尬道。

“真搞笑,说得我好似很懂一样。在我的面前,你装纯情有意思吗?有关A电影什么的,你从初一开始就没少看吧!这种事情不都是你们男生主动的吗?”赵甜甜直言道。

“那只是理论。这实践和理论是有着巨大的区别,不可混为一谈。”莫有为轻轻摇晃着右手食指,辩解道。

“至于要不要,你自己看着办。不过,你上我床之前,可得把自己给洗干净了。我去洗澡了。”赵甜甜显露出了几许疲惫之色道。

莫有为再一次尴尬了,彻彻底底地尴尬了。这球踢来踢去,最后还是又踢给了他。自己看着赵甜甜走回到屋子里面去拿换洗的东西。

没过多久,莫有为就听见了卫生间内淋浴所发出得特有流水声。自己并没有血脉膨胀,面红脖子烧,而是开始忧虑起到底做还是不做的问题。

做了,那么自己就不算受了不白之冤。不做,赵甜甜会不会怀疑个人不行,胆小鬼一个。

放着美女不睡,干撸,就如同那个让美女给自己牵住母马不让它跑的荤段子一样。这是一个问题。

无锡治疗早泄费用
池州治疗早泄医院
丽水治疗早泄费用
无锡治疗早泄医院
滁州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