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门缝

2019-09-13 04:31: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亭看见女人把一只白皙的胳膊,如藕似地弯曲成一个三角型,女人是听见门响的,亭开第一道门的时候,在欣然间有一股热血涌上脑门。女人似乎知道亭会在这时候来上班,大概的时间也是感觉出来的。女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把房门的缝略微撕开一点点,女人可能站在亭进门的地方思量过那番情景,那就是亭朝里看的清晰度。刚才,女人似乎能听见大门的钥匙在转动,那卡嚓的声音假如不竖起来耳朵那是绝对听不到的,或许女人以自己的年轻,早已在亭上楼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亭进门的第一眼,就会朝这里看。这会儿,女人把自己那只胳膊扬起来,背朝着门缝,女人的胳膊有刚脱离被窝的香汗,亭看见那只玉臂像是在无意中伸起来,体香犹如近在咫尺。那会儿,女人骄傲的微笑是朝里的,亭从门缝里只看见女人的后背一拱,那样子使亭想到了到处觅食的猫。亭的无意犹如自然风那样,看着女人的印象轻轻的刮进自己的心里面,在初秋的早上,亭的心里当然是发甜的。
亭知道这个女人不是睡在属于自己的家里,而是小住在这里,这幢房子在某市的一个机关大院里已悄然无息地存在十来年了,这个女人的出现,应该是在亭没来之前。
亭想到这里,情不自禁把身子朝外探了一下,这时候,亭在厨房里显得很乖巧,亭知道看到人家隐私是一件不大好的事情,亭暗暗下决心,下一次再碰到这种事情的话就不看了。亭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扇门被人关上了,亭没有在意。不该看的东西却实实在在看到了,亭对自己说,这就是眼福。
亭知道关门的是这家屋子的男主人,也是亭的上司。当亭又一次把身子探出厨房朝那条逢里看的时候,那个男主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于是,亭立刻把脖子缩了回来,还在自己脸上轻轻掐了一下,真贱!
亭看到男主人站在两门之间左看右看,亭知道男主人在作比较,男主人的左顾右盼其实是想证实,亭究竟看到了房间里的一些什么东西,男主人把忧虑挂在有点呆板的脸上,那复杂的深情表现在吃面的动作上时更有点迟缓了,男主人似乎在考虑亭看到女人胳膊以后的动静,男主人只吃了半碗面就把碗递给亭,男主人没有正眼看亭,而是把脸侧过去一点。亭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温温尔雅,其实水深多少,男主人还真不大知道。
这时候,亭又备了一碗面,碗里浅浅的几乎可以见底,亭知道做人首先要学会尊重对方,所以,亭把尊重女人的意识看得比尊重男人更强一些,这或许也是男主人不放心的理由?
亭把面端放在桌子上,朝男主人一笑,意思很明白,女人该起床吃饭了,大概男主人也看出了亭的心事,嘴角蠕动了一下,小声说,女人不想吃早饭吧。
于是,亭大着嗓门说,不吃早饭怎么行呢?不吃早饭的人时间长了会得糖尿病的。男主人以为亭这么说话,嗓门太高,高嗓门的应该是领导!男主人对亭有点喧宾夺主的说话感到讨厌,男主人用余光朝亭斜了一眼,心里想,嚷什么?那个女人是谁的女人,你这个叫亭的怎么还不搞搞清楚?
亭见男主人的脸上做出甚是气愤的样子,亭的心里还是能够接受的,因为亭在企业里看到的领导面孔,大都是像男主人那样,有事没事就把心事挂在脸上,挂着的时候,就像天总是晴不起来的那样。对这些,亭只当没看见。
亭习惯用生活常识来过每天的日子。聪明的女人应该在这时候起床才是,何况吃了面以后,男人还是会按原来的约定,先下楼坐在驾驶室里,然后用手机告诉女人,大约在几分钟以后下楼,这样的话,女人不会被人怀疑,或许,女人是从其它房间下楼的,尽管男主人对面的那间房主已经搬走,但是男主人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因为那扇防盗门的猫眼边上有个小红灯,不分白天黑夜地亮着,能保证里面没住人吗?假如,男主人和女人共同出门,就会有突然和对门的人相遇的可能,要是迎面碰上的话,那将是一件多么尴尬的事情。平时,男主人在这幢大楼里的口碑是四个字,斯文老实,逢人必会说一番客套话,有时侯也会把女人的心思说软的,所以平时搭坐男主人车的女人多的是,这就是修炼。每当男主人坐在驾驶室里的时候就非常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千万不能让女人把自己毁了,最多是给些钱打发了事。这也是男主人平时告诫自己最多的一些话。这幢楼有许多房间,楼里有许多家单位,平时,女人搭坐男人的事情,那都是工作上很正常的事情,从没听说过这幢楼里有什么人讲过闲话。好几次,其她女人也搭坐男主人车的的时候,门卫知道,就算鱼目混珠吧!门卫一看到男主人的车出来马上就立正敬礼!一副尊敬的样子也很讨男主人的喜欢。假如,女人不在车上坐着,男主人会乐呵呵的把车停下来,然后再把车窗摇下来,和门卫说上几句客套话,这种应酬也是需要的,来而不往非礼也!一想到非礼,男主人的下体就会膨胀起来,鼓鼓的感受,很会使人坐卧不安,于是,女人在床上的某些镜头,就会从眼前划过,多数就像在小河里划船那样,你推我拉的。假如车上有女人坐着,男主人会小踩油门轻快地驶过去。免得人多嘴杂。常在河边走,谁说不湿鞋。
亭刚才这么大声说话,透出一种顶撞,其实,男主人在没邀请亭来做男佣的时候,对亭的情况也打听过一些,亭的说话习惯就是喜欢大嗓门,算了!男主人从心里面尽量对亭作了一些宽慰,大人不计小人过!男主人的这些想法,其实也有点自大,亭最多是属于一个钱少的主,要是口袋里钱多的话,亭就会拒绝那份差使。亭的话一出口有点后悔,生怕自己把话说重了,或许女人还在房间里睡回笼觉呢。男主人不大想领悟亭刚才说的一番话,对这里面有没有奥秘,男主人觉得没必要去猜,生活已经把自己搞的很累了。
亭知道男主人为生活所累,但男主人累的值得,每当把钞票大把大把从口袋里掏出来数的时候,绝大多数都是当着亭的面。这种生活场面有时侯也会把人搞的很累。亭善解男主人,当男主人数完钱,又把大把的钞票塞进口袋的时候,会用自信的眼神盯着亭看,当男主人收起目光的时候,会发现男主人的胸脯挺的老高,亭面对这些举动,尽量劝自己的心不要慌阵,此一时、彼一时,路遥才知道马力。于是,通常在这种情况下,亭会去注意男主人的大腹便便,通常显露出一副有钱人的派头,那也是获得别人尊重自己的先决条件。虽然男主人说话的时候有点口臭,但这不影响和女人相拥入睡。女人啊!这时候,亭把背对着那一扇门,仔细地望着桌子上那一碗浅浅的面,感到这里面的学问挺深。
那天,当亭听见背后有响,就把身子转过来,看到门悄悄拉开一道缝,这道逢比亭刚进门时候要小的多,从里面露出两个酒窝,轻声说,我不想吃面,我想马上走!女人冲着亭笑的善良,至少,亭觉得那个女人的可爱,或许就是那一对会笑的酒窝。男主人把这些看在眼里,一点都不露神色,男主人转身进了另一间屋子,它和那间露出门缝的一间紧挨着,两扇门几乎能贴在一起,就像男人和女人的两张脸,假如没有那一爪宽墙的话,那肯定就脸贴脸的啃上了。
亭发现女人在用男主人的牙刷在嘴里来会蹭着,那弯弯的柳腰细圆,还露出白肉一圈,这时候,男主人十分焦虑的来回走动,男主人用眼睛一直扫着亭那张比较严峻的脸。最后,女人对亭说自己要走了,之前,男主人先下了楼,亭只知道女人的手机响了三次铃,然后,女人挥挥小手,对着亭说,拜拜!出门又转过脸,朝亭小手招招。
亭没想到男主人回来这么快,顶多抽两支烟的时间!亭下意识地把右手的两个指头动了一下,做了一个二的姿势。二,在这座城市里被人称作,傻。老二老二就老傻老傻。只见男主人将手一招,亭,你过来一下。
亭按男主人的吩咐把女人房门的锁换了,这把锁的钥匙和女人在外租房的钥匙,正好是一般长和一样的颜色,上一次,在男主人的车里,男主人的老婆发现了那把钥匙就暗暗藏了起来,想在某一天向男主人兴师问罪,男主人发现后,对亭说,趁老婆没来之前把锁换掉。
又一天傍晚,亭和男主人又回到了那幢大楼的楼下,男主人将车停稳后摸出手机给女人打电话,半夜十一点我来接你,对!电话挂掉。亭在前走,男主人兴冲冲的速度带点风光,只见男主人的衣摆被亭拉住,亭说有情况!男主人将脚步停下来,发现门里的灯光从门底下的一条缝隙中露出来。想下楼打电话已经来不及了,亭索性将钥匙 孔眼里一转,哟!男主人马上喊起来,老婆来啦!桌子上放着两个剩菜,男主人的老婆坐在那里一声不响,只管往嘴里扒饭。突然袭击。男主人用余光瞄了一下亭,接着,亭和男主人也一块坐下吃饭,谁也不说话。饭罢,女人斜眼看了一下挂在门锁上的一把白钥匙,球型锁嘛!男主人对此只当没看见,朝着亭大声说,亭,你明天给我送一张发票到一家公司去,发票在我车里,走,我领你去拿。到了楼下,男主人马上提起手机,喂,活动取消,对!突然袭击!边上就亭一个人,幸好亭陪我,否则把你接来的话,那个后果,对呀!好好!
亭在暗里为男主人捏了一把汗,说,生活累吧!累!亭要走了,男主人好像有点感激的目光藏在眼圈里,但还是不愿意马上露出来,男主人说,好,你走吧!
第二天一早,亭把门打开的时候,发现男主人的老婆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很大的几个字,男主人老婆还轻轻念出声来,一石三鸟!边翻边朝阳台上走去,然后随手将杂志放在阳台里侧的窗口下端。那里有风,时常有东西被吹落到下面去,门外有好几次把鞋垫或者是裤衩拿到四楼来让男主人辨认,这是你的吗?男主人坐在马桶上,把门拉开一条缝,朝亭小声说,钥匙的问题搞定啦!昨晚,老婆果然掏出那把钥匙和门上的作比较,谁知道她往里一插,可以转动的,于是就放心了。这一天,亭发现男主人的老婆很阳光,嘴里哼着小调,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的快,跑的快。亭发现男主人的老婆洗了许多衣服,厕所里的废纸篓里散乱着许多面巾纸。
当天下午,男主人的老婆要回老家去了,老家离这座城市有四十公里路,说不远也不远,说不近又不近。两人有约法三章,双休日务必要回家,而且一定要在晚上八点之前到家,否则,男主人的老婆会坐最后一班车,从县城赶过来,查岗!曾有一天,门卫对亭说,现在的男人有了几个臭钱就玩女人,你看一个个长的那个缩头狗脑的样子,还不是仗着口袋里有几张钞票嘛!现在有文化不吃香啦!你有文化你吃香吗?那天男主人送老婆下楼时,说,现在有文化值几个钱,亭有文化,我就领导他!现在没文化的人当老板可多了,而且没文化的就非要招一些本科生和研究生,气死那些文化人。没文化的人靠什么?靠钱!没文化的靠钱就能领导他们那些有学历的人。老婆,有钱就有文化,有钱就是硬道理,有钱可以买房子买汽车买文凭,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刚才给你的够花吗?够了!男主人的老婆走的那天也是傍晚,走的时候,亭发现身边有一阵风,香水味道也和风搅在一起刮过。生活啊!如此韵味好像让亭感觉到,人该知足!男主人说完,也到了车跟前,男主人打开车门,作了一个姿势,老婆,上车!到了长途车站,看着老婆上了车,然后,大客车开了,男主人放心了,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喂!
刚才,亭站在风中,目送着那辆乳白色的小轿车去远,心一直在颤,那人的良心呢?
这天早晨,当亭来到这幢大楼的时候,亭把钥匙朝孔眼里转动了一下,一推门,一股清香扑面而来,男主人那个房间的门紧关着,门上的那把钥匙已被人拔掉,桌上有四个快餐盒,里面是一些吃剩下的酱牛肉、猪舌头,还有熏鱼。吃牛肉是壮力的,猪舌头的肉感有点骚哄哄的,怎么也喜欢吃?熏鱼看来是入味了,但凉透了。牛吃草,老牛吃嫩草,猪懒,而且又脏,但属猪的人有财运,或许,一世不愁。鱼是酸性的食物,痛风的人就不大好占腥。男主人有痛风毛病,但是腥照样占!
亭听见那房间里有动静,不像男主人的老婆,亭没说曹操,曹操也到,只听外边大门在响,而且有钥匙在转,转的声音很轻,门被人朝里推开,亭一见,脸立刻紧张起来,男主人的老婆一把推开亭,冲到那房门前,使劲一推,门顿时敞开,里面有人啊地惊叫起来,声音像绝望,亭一听不对,马上不顾三七二十一,冲到里面,把男主人老婆从里面拎出来,使劲扔在沙发上,然后进屋俯下身子,背朝门,像是把两样东西对接了起来,然后,把被子给他俩盖上,亭出来,又把门关上。亭来到沙发旁,男主人的老婆用眼睛狠狠的瞪着亭,亭一把将她推到在沙法上,扑在她的身上,但是,耳朵一直在听房间里的动静。
这时候,门卫在楼下喊,亭,吃过早饭了吗?我这里有大饼油条!我把油条已经给你夹在大饼里了,你下来拿!这里还有一本杂志,题目是,一石三鸟!是不是你们的呀?
稍许,只听房间里有人走出来,一个声音咚咚咚地下了楼,另一个男高音在吼,看你俩干的好事!一个几乎委屈的求饶声,说,不是我,是他!
几天后,亭接到男主人说话有点发抖的电话,亭,谢谢你,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你救了我,和我的全家,还有她,还,救了我的政治。亭说,那不是政治,那是生活常识!

2009年2月9日

共 511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从头到尾以“门”这个静物为中心,从“门缝”中挖掘故事情节,把人物和事件稳妥地铺展开来,构思新颖,可取;同时小说中“亭”这个人物写在作者笔下活了起来,值得欣赏的是,作者将小说的主题变成积极向上的一种精神。【编辑:柳絮如棉】小孩半夜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儿童流鼻血怎么处理
小孩子老是不爱吃饭怎么办
饮食引起的腹泻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