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鬼眼术士 第204章 对她有兴趣没?

2019-10-12 21:54: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204章 对她有兴趣没?

凌痕一时就话可说了,这个齐燕芸跟周洪范等人不同,可以使用一些非常手段来对付,要是也用这种方法来对付她的话就显得不怎地道了,这可是一个强势喜欢你的人,你喜不喜欢是你的事,却不能这么的作弄他人,所以这还得他想出一个万之策来对付才是上上之策。

“这话我可是提醒你了,这女子真不好对付,不过她要是真的那么喜欢你,你不妨就把她收了进来,看她那身材蛮是不错的,你要是用上了一定会活的。”

凌痕苦着脸道:“你就不要逗我了,把她收了进来,你看我会喜欢得了么?”这于艳人长得美,也没什么的脾气,虽说是年纪稍大了点,不过要是呆在一起的话,这事儿也是会很满足的,那齐燕芸就不一样了,事事跟你较个劲儿,每天不满你这点,不满你那点,念个不停的话,这耳根子就别想清静了。

于艳呵呵笑道:“你们男人会有嫌女人多的么?”

凌痕脸上一热:“你这话到是不错,不过……你也不看看那个齐燕芸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一旦把她给收了,那我这家里还有一片宁静的天空不?”

于艳是大笑了:“这就看你的本事了,男人嘛,在外办事的身边总是不会缺个女人,这女人遇得多了,就什么样的都有,这主要还是看你用什么样的手段来收服她,有没这个本事就靠你自己了,我到是不介意,但也不等于你要我去说动这个小妖精,我才没这闲情。”

凌痕被她说得心头痒痒地,不能不说,左拥右抱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别说是几个,就是多出一个来,那也是叫人开心得很了,之前他都在为自己会不会找得到女朋友而担了老大的心,现在看来好像难度不大,渐渐地有女孩子喜欢上自己,那表示自己的桃-花-运开始上道了,他原也想用卜卦术来替自己算上一卜,可一算之下,却怎也算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一回事一时也搞不明白,因此就不再替自己推算了。

不过以齐燕芸的性格脾气而言,尽管这女子是个多金貌美,身材也是不错,可他就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真要和这女子结了婚,那还不整天的被她进行打压了,这可是男人悲催日子的开始,他可不想为了一棵小树苗而放弃了一整片森林。

他很是清楚,一旦与齐燕芸交好,那她还不下了严令,不许自己再跟别的女子往来,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一旦看到谁敢跟他来往,就会揪着头发来打人,那得是多凶悍的女子呀,他凌痕不怕才怪。

这时听了于艳的话,隐隐心动,也不知她所说的是真是假?能这么大方乐观的人可不多,居然能容忍男人在外找别的女子,似乎能作到这点可不容易,单就齐燕芸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呵呵!是不是很动心了?”一看他这表情,于艳就知道自己说得没错,男人都这个样子,不过她对此也是表示理解,须知她不仅年纪比凌痕大,又与别的人有过那层关系,一般的人怎会能容忍得了这个事实了,别说是接受她了,一旦你换个角度来想这问题,把自己的心态放宽一点,一切就很明朗了

,自己只须当他的女人,却不有过份的要求,想必他是不会不接受自己的。

她还就真没见过,哪一个男人是会嫌自己的女人多了,他们是盼着身边的女人越多越好,整天忙得不亦乐乎那才痛,因此就打算对凌痕实施放宽政策,他爱找什么样的女子都可以,前提就是你得把一部份时间挤了出来给我,让我占有一席之地,那就可以了。

她也是深信,只要自己不去打搅他正常的生活,他没理由来拒绝这个要求,毕竟自己也是一位大美人,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气质也是不凡,须知白虎帮帮主那不是一般的人,就以他的身份而言,都感兴趣的女子,那会差劲到哪去了,这看着的人不知要流多少口水了。

既然他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那当然就是默认心下有那意思了,于艳也不为难他,很是通情达理地说道:“看上的是林如韵吧?要是你有那本事,那就点把她扑倒了,我等着看好戏了。”

“看你说的,我这……”凌痕脸一热,有些发窘。

“你不会要对我说,你对她一点兴趣也没有吧?那女子我一看也感觉不错,如果你能上了她,想必一定很痛的,可不要错过机会了。”

凌痕楞楞地看着她,问道:“我真要是和好搞上了,你心里就一点那个意思也没有?”

“我要是说我心里很不爽,你就会不再去找别的女子了吗?”

听得她这么说,凌痕暗暗点头。

“所以呀,我是看得开了,只要你心里有着我的位置,每周怎也要给我一次机会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了呀。”

凌痕红着脸:“我现在这个样子你是知道的,等我把关卡打通后,这事你想怎样都成,在这之前,只怕我是能为力。”

“没关系,不过……”她看着他吃吃而笑。

凌痕给她看得心中发毛,一惊问道:“不过什么?”

“我想每晚都陪着你睡,这总可以的吧?”看着他笑了笑。

凌痕心中一窒,有些紧张地说道:“这话我不是讲过了,现在还……”

“你想岔了,我所说的和你一起睡,并不是要和你作那个啥的,只是想每晚抱着你,这样我才睡得了觉。”

“我……睡前是要炼功的,你这么……”

“你放心好了,我就看着你,不会硬来的,等你冲关成功后,那时你想怎办怎来都成,我一点意见也没有。”这话的意思讲得再明白不过了,其中是什么的意思,就是傻子也听得一清二楚,自然是在讲俩人一起滚床单了,这事一提,真是让人有点喷鼻血的感觉,何况是凌痕这个血气方刚的人,当然是不太好受了。

“那就这样说好了,到时你可不许动手动脚的,你也知道,如果……那啥的话,我怕我会忍不住作出一些什么别的事来,那就不太好了。”凌痕暗暗抹汗,这女子只怕是得寸进尺,看着自己答应了就想进一步发展别的什么,这样下去那还怎炼功了?不过她都这样说了,自己好像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只得先是允应了她,到时她要是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再给她一点脸色看,相信她一定会不好意思的。

“放心,我只是想抱着你睡而以,现在还不会要求你作点别的什么,除非是你自己想了,那可不许说是我强迫你的。”

凌痕一听,心里一下子是明白了,她这是……想让自己就范,乖乖的扑了上去,到时就算是发生了一点事儿,那也是自己霸王硬上弓,这事可不能怨她,这真的是好计策呀。

她这是明明知道自己在修炼冲关期间,居然还来诱-惑我,你这什么意思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心里的那股邪恶的念头压了下去,强笑道:“那就这样吧。”

于艳一笑,看着他的眼神也是微微显现一丝异样。

她心情一高兴,作起事来也分外的勤,让凌痕当大爷坐在院子里喝着她泡的好茶,凌若风一见,高兴地说道:“痕!你是不是想通了,要和那齐燕芸结婚了。”

“爷爷!我都说了,那女子是跟你开玩笑的,那有这事了。”

凌若风甚是不久,道:“不会吧,我看她到是很认真的样子,那会有假开玩笑了?”

“我说的是真的,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总之我告诉你了,这女子是爱开玩笑的了,你信她等知道上当受骗的时候,可不许说我没跟你说过。”

凌若风楞楞地说道:“我的妈呀,这女子真是开玩笑的?”摇头摆脑,显得甚是难过:“唉!我还当有机会看到孙媳妇了,那知是白高兴了一场。”怏怏不乐,饭也不吃,心情郁闷地走了。

“呵!你可是惹得老人不高兴了。”于艳一笑。

“你不会是想叫我把这个脾气臭得可以的女子拉回家里来吧?”

“那是你自己的事,可不许摊上我,怎么作得自己看着办,我是不会插手的,否则你搞出了什么事来,那还不怨我了。”就齐燕芸那臭脾气,她也是有点怕怕,这可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女子。

对此凌痕表示理解,她这也是怕自己煞不住齐燕芸那脾气,娶回家来那还不闹翻了天,不过说真的,凌痕对齐燕芸可没什么的好感,作一作朋友还可以,当男女朋友,或是往结婚上去考虑,那他就得好好思量一番了。

“好吧,我知道了。”也不再扯这事。

临近晚上的时候家里可是来客了,这位客人凌痕一看就感觉似曾相识一般,楞楞地看着她,寻思这位是谁了?

爷爷出去还没回来,当然是从问起,不过能这么的找上家来,自然是认识的人了。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电话预约
成都恒博医院在线问答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预约电话
成都恒博医院在线答疑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预约急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