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篡天 第一百一十九章 坏蛋!

2019-10-12 22:30: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篡天 第一百一十九章 坏蛋!

“啊!!”

太得意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端木青羞恼不已,却是无师自通的使出了夺命追魂掐。

龙大少的笑声戛然而止,只剩杀猪般的惨嚎,余音袅袅,绕梁三匝不止。

“痛痛痛,夫人饶命啊!

为夫不敢鸟!”

哎,女人的掐,男人的软肋,自古来如此。

夏侯宇龙顿时讨饶。

“噗嗤……”

端木青看着夏侯宇龙如此搞怪的样子,顿时是噗嗤一笑。

这一笑

,如上前牡丹盛开,争相斗艳。

夏侯宇龙立马被迷住了,愣愣的看着端木青,两眼发直。

“呆子,看什么看!”

端木青看到夏侯宇龙如此呆愣地盯着自己看,玉脸立马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如同晴朗的天空,朵朵白云染上一层玫瑰红一般。

而端木青心中却是十分甜蜜。

玉人立马回过神来,白了夏侯宇龙一眼,娇叱道。

那更是娇羞不已,风情万种。

“额,呵呵,我家娘子真美,为夫险些又迷失了,呵呵。”

夏侯宇龙顿时干笑着説道。

“也不知道你从哪里学来的,真坏,这么xiǎo就知道这么多弯弯道道,哼!”

端木青顿时轻哼一声。

“青儿,叫一声夫君来听听。”

龙大少却是恬不知耻的道。

端木青顿时闹了个大红脸,想到不能这么就一直被欺负,顿时轻哼一声:“不,你先告诉我你这身本事怎么来的,还有……

你的来历,要不然我不叫。”

“嘿嘿,那不是我説了,你就会叫夫君了?!”

夏侯宇龙顿时得意一笑,心中却不以为然。

“哼,那也要看你的表现才行。”

端木青毕竟太嫩了diǎn儿,她却是不知道夏侯宇龙这话是在套话。

“嘿嘿,想和我玩空手套白狼,嘿嘿,不叫夫君是吧。”

夏侯宇龙心中不由猥琐的道,却是开始图谋不轨了。

“啊!你干什么?!”

夏侯宇龙顿时突然袭击,来个以力破巧,抱着端木青又亲又摸的,专门对着端木青的敏感部位下手,摸得端木青神魂颠倒的。

“嘿嘿,敢和夫君玩这一套,当夫君我是三岁xiǎo孩子那。

嘿嘿,青儿啊,叫不叫夫君,不然夫君要家法伺候了啊!”

夏侯宇龙猥琐的説道。

“呼……不,不要……”

端木青顿时娇喘吁吁,却是在负隅顽抗。

“那好,看家法!”

“啪!”

夏侯宇龙一只手摸着敏感部位,另一只手却是摸到了端木青的臀部,十分巧妙的拍了一下。

这一拍恰到好处,既不会让端木青感到疼,但是那种酥麻和羞涩……咳咳…

端木青顿时瘫软在夏侯宇龙怀里,而夏侯宇龙的一只手刚好伸到端木青两腿中间,夏侯宇龙的嘴也没闲着,对着端木青敏感的部位十分有技巧的逗。

“啊……”

端木青终于被摸的双腿夹紧,将龙大少的那只手夹紧在私密部位,娇躯颤抖,端木青的第一次*就这样献了出来。

夏侯宇龙感觉探入*的那只手被加紧,更是爽歪了。

随即,一股略为带diǎn儿粘稠的液体被那只手感知,一股清香的味道从端木青的*飘到夏侯宇龙和端木青的鼻尖。

夏侯宇龙贪婪的吸着这气息,很香,很诱人,很是让人热血沸腾。

夏侯宇龙一只手轻轻抚摸着端木青的臀部,极其有韵律,弄得端木青更是全身麻痒不已。

而被端木青双腿夹紧的那只手,却是忍不住要往私密深处探寻。

端木青顿时你“嘤咛”一声,双腿夹得更紧。

“我……我……”

端木青的脸上绯红无比,却是出现了哀求。

端木青还只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和夏侯宇龙冰释前嫌,挑明关系之后,面对夏侯宇龙如此的作为,羞恼的同时,更是不知所措。

“嗯?!”

夏侯宇龙目的没有达到,断不会放弃,轻嗯一声,准备继续。

端木青却受不了了,她更是担心自己叫的太大声引起别人的注意。

对于这个冤家,她更是找不到好的方法来应对。

所以……

“夫……君……夫君,妾身知道错了,你……你,你快收手呀!”

端木青顿时开口讨饶,浑然忘了自己的修为比夏侯宇龙高。

但是夏侯宇龙和她这般*,端木青虽然难为情,但是内心深处却是没有责怪和不满。

今天历经人生中的大变革,端木青的心里也是十分激动和忐忑的。

而夏侯宇龙如此迷恋自己,着也让端木青欣喜的同时,心中更多的是放心和坚心。

“嗯,乖媳妇儿,以后就是为夫的好媳妇了,哈哈。”

夏侯宇龙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道。

“青儿,你准备让我那只手在你那多久啊?!”

夏侯宇龙更是坏笑道。

端木青意识到夏侯宇龙的手还被自己那双腿夹得死死的,顿时满面羞红,立即分开双腿,羞涩的低下了头。

“夫……夫君,你不会认为青儿……”

端木青羞涩之余,想到自己的放荡不堪,心中不由得忐忑不安起来。

端木青饱受大族世家礼节熏陶,也知道不矜持的女人可是很遭人不喜的。

“瞎想什么,瞎説什么那,除非为夫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今天是我夏侯宇龙的女人,是我夏侯宇龙的妻子,永生永世都是我夏侯宇龙的妻子。

谁要敢嚼舌根,本少就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哦,对了青儿,还有你那诅咒,本夫君更是要揪出施咒人,到时候他就是想死,那也是一种奢望!”

夏侯宇龙霸气凛然又杀气腾腾的説道。

听夏侯宇龙这么一説,端木青顿时放下心来,美目异彩连连,欣喜爬满整张脸,羞喜不已,心中却是无比的感动。

“上天,你听到了吗?

你看到了吗?

我端木青也有幸福,也有人依靠,宇龙!夫君……

今生今世,无论你是什么人,无论你会走到哪一步,我都会永生永世的缠着你,就是你赶我,我也不走了。

生生世世,与君相伴!”

端木青泪眼模糊,心中感动的説道,竟是感动得哭了。

“夫人,你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哭了那?!

别哭啊,为夫做错了什么,説错了什么你説,为夫一定改。”

龙大少最见不得女人在自己面前掉眼泪了,特别是自己的女人,看到这般伤心的模样,宇龙心里很不好受。

“呜~~青儿……妾身没事,妾身就是很感动,苍天有眼,居然能够让青儿在有生之年遇到夫君这么好的人。

青儿……青儿只是高兴……

只是,妾身担心这一切都是假的,那施咒人仙人都没有办法对付他的诅咒,那施咒人那么强大,我怕,我怕你……”

看着怀中梨花带雨之后,一脸羞恼的玉人,夏侯宇龙心中不由得豪情顿生,心中更是对眼前的玉人无比的珍视。

龙大少紧紧抱着端木青,想到端木青这六年的痛苦和无助,夏侯宇龙大是爱怜的抚摸着端木青的后背,坚定无比的説道:“青儿放心,一日是你的夫君,永生是你的夫君,我夏侯宇龙宇龙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一diǎn儿委屈。

放心吧,这一切就交给我,有你在,为夫定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而且,施咒人区区一个圣皇而已,我夏侯宇龙岂会畏惧。

来,青儿,你掐我一下。”

端木青疑惑的用泪眼盯着夏侯宇龙,疑惑不已,但还是照做了,只是那一掐却是软绵无力。

“哎呀!痛痛痛啊,夫人!”

端木青顿时疑惑了,她明明就没有用力。

“夫人你看,你都能够掐的我这么疼,这一切肯定都是真的,你见过假的人会叫痛的吗?!”

端木青顿时破涕为笑道:“哪有你这样哄人的?!”

“嘿嘿,夫人,这可是为夫这一家才独有的手段,只有为夫会,为夫也不会传出去,嘿嘿……”

夏侯宇龙顿时恬不知耻的説道,端木青却是脸红红的,眼睛红红的,但是心情却是好多了。

“哼,真不要脸。”

端木青轻哼一声,白了夏侯宇龙一眼,夏侯宇龙又丢魂了。

不过,为了让端木青彻底放下心来,夏侯宇龙还是决定,将自己的事情説出来。

“青儿,来,躺下,为夫跟你説説为夫的事情。”

东莞治疗白癜风医院
洛阳男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治疗男科方法
东莞白斑疯医院
洛阳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分享到: